利己_忧思不敢忘

一个名叫周瑜的男人决定去死

  速肝产物,有陈旧而令人怀念的刀

————以下————

   周瑜是从来不屑于那些浮躁的套路的,他习惯凡事亲力亲为.

  

  于是他学了自己修补漏水的水管,自己干净衣物和窗帘,自己在平价超市笨拙且彬彬有礼的议价。

  实在与他所弃厌的浮躁相去不远。

  他勉力在如此生活中独持虚室,执拗的可以被唾作偏激。若果他被曝在大街上,几乎人人都要哂“假清高”的那种。

  但总有人擅闯他澄澈虚室,譬如在他不过咫尺之遥的孙伯符,譬如一些不请自来嬉皮笑脸的闯入者。

  前者他扫榻以待,后者他敬谢不敏。

  就像现在。八字眉撇的可高的中年男人正当吮着他比隔夜芫荽还要恶心而臭气熏天的涎笑,在他名义并实际的房子里指指点点,一口一个“周瑜老弟”倒喊的亲热。周瑜得体而讨好地微笑着,隽细的眉却茲茲故作为难皱着。对他压根觉得无厘头的上帝起誓,神话中歌颂的神力如他,也摸不清周瑜有多厌恶与对面这个傻冒角逐恶心人表情大赛的最佳表现。对此,他宁愿去和孙策参加情歌对唱比赛。让我们猜猜他为什么拒绝了孙策。哦,那玩意难听的一匹且有能让他把脖子扭断的音调。

  但周瑜还是保持着僵硬的表情从头到尾接受了这对他整个人的凌辱,并签订了丧权辱国践踏人格的地契转让书。和着尬笑把人送入车内,还要殷勤的鞠躬再握手。

  他觉得他精心搭建地虚室已经要被挫骨扬灰了。

  他心里也清楚这明明是自己和孙策诸多回忆的重要承载地。

  他如何私自毁去。

  直到他亲手接过手表,表腕轻轻摩挲过他的手背,带来让他无比战栗的质感。他才真正地垂下心来,也不在意这心是否垂得太厉害了些。垂到他胃里直叫他干呕。他想,无论如何,孙策最终都是会原谅他的吧。

  他开车,车上空调片静静躺着孙策留下的提醒他扎好安全带的便签。他驱车去郭嘉开的酒庄“祭酒”,他下车,拉开玻璃门。不出意料的看见自己的昔年同僚趴在柜台上醉的一塌糊涂。尽管这人的身体状况不会允许他饮酒,但现在没人管他。这该死的,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家伙就泡在酒窖里糟践成了酒虫。

  周瑜安静在两边展柜拿了自己需要的酒,再安静地踱到柜台拿钱找钱一气呵成。郭嘉似乎是想起来,但这没有节制的人难受的直哼哼。周瑜,他想,他若是在年轻时候,指不定怎么揪着郭嘉的耳朵冲他喊你不要命了??可惜,有人管着他。

  他还挺服那人管。

  他拍拍郭嘉的脸颊,跟他说:“我给老曹带一份哈。”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于是郭嘉猛地抬头。

  却只是沉默无声的冲他点点头。

  周瑜便不再理他,脚步轻快的推门而出。再次驱车,他要给孙策一个突然袭击。

  就这样,他站在了孙策面前。

  “我带了你爱喝的冬酿酒。郭奉孝又在柜台喝的醉醺醺的。”

  他紧盯着脚尖,似乎在措辞把房子卖了换手表此事。

  “我把房子卖了。”

  他终于下定决心,正正对着孙策。

  孙策没有回答。

  “我……我换来了这块表。”他忽然紧张的语无伦次起来。“就……咱爸给你的那块儿表。有些增值。”他局促的擦了擦鼻子。

  他不作声。

  “我想着你一定会喜欢……再者那座房子根本不重要,我艰难下了决定……”周瑜开始争辩,声音却越来越小。

  依然沉默。

  

  “家里现在空荡的吓人,而且我发现我根本没有我表述的那般适应。”

  孙策连这话都没有接茬。

  周瑜点点头,然后把酒放下。无话找话。

  “咱家门口新蹲来一窝小猫,亲人,有此妙邻也是好的。”

  周瑜闭了嘴,周围就寂静。周瑜默不作声的立在那儿转着手指上的婚戒,他也不知道孙策是否生气了。他只能无助的,不断的,不断的说话。现在就是这种新情况,他们俩都还得适应。

  

  最后周瑜蹲下身,把酒水均匀的洒在已经因为多次滋润而变得肥沃的泥土上。

  “水管修不好了。”周瑜站起身后告诉他。

  然后他只是双手插兜站在那里盯着他,最后他小心的把手搭在那块大石头上。虔诚的抚摸着镌刻其上的墓志铭。仿佛抚摸着爱人的面庞。

  “我想你。”他低声说

  

  

  六个月前,孙策死了。但周瑜还是一天三次去车库看看车,细致入微的观察空调片,看孙策有没有悄悄给他留下便签。

  

  

  

  

  

  
——————
我不是魔鬼……【气息奄奄】

球关注球收藏球推荐?(评论你们就只会说我是魔鬼呜呜呜)

原著也不错可以补一补

《一个名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策瑜】祈福

励志和苏醒太一样短x

是他们战前准备。

无脑段流,历史书吃了,都能接受的话,请下——

——————(。ò ∀ ó。)——————




在旌旗招摇,鼓罄鸣响之前,是不会有例行的祈福的。

那他们又待如何呢?

孙策大咧咧的勾了另一位的肩甲:“哎呀若是不善不依就不要勉强了,嗯?”
周瑜抓了他的手,剜他一眼:“你煞于吉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孙策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哼到:“那妖道。”旋即揽去周瑜就向榻上摔。“哈哈哈哈哈公瑾你知了我的!莫提他!”
周瑜手里还拨着沙盘演练用的敌方堡垒,猝不及防翻了大半。霎时沙场风起云涌,飞沙走石,敌方兵马人仰马翻。那红成一片练练的“孫”兀自岿然不动,静见变幻。
他被撂到榻上,却及其漂亮的一个骨碌翻起,双手撑在孙策脸侧,严肃道:“祈祈祈祈……祈福!”
道罢不去看上面投来的两丈炽热视线,熏了面庞也要往下一吻。
深深一吻。
舌尖彼此安慰鼓舞,齿列错开不触,唇瓣彼此摩挲。哪里都要起劲吮吮碰碰探索一番,恍若刚刚合卺。必须的也不需了,呼吸却不自主的急促忙碌。待到结束“祈福”,都是方寸同气息大乱,床物共沙盘蹂躏。
孙策简单调整了一下,又揪周瑜起来:“义弟。”满意的瞥见周瑜窅下眸子面皮滚烫。他就喜欢用这个称呼撩拨他。周瑜低低嗯了声。孙策也正色,眉眼间又沾上跋扈的少年风采。他引着他的手。
“你看。”
倏尔把多灾多难的敌方阵营拂落一地。
“如何容得下他们!”
周瑜也展颜笑起来。
“嗯,容不下。江东的土地,扣的很呢,如何容得下别人!”

——……

孙策:“当初如何都要拜把子的是你,如今羞的也是你。就只有我英明潇洒的讨逆将军,被老奸巨猾的周公瑾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怜!可怜!”

周瑜:“孙伯符滚。”

纤影临水:


即使多年以后,当他已是八十高龄,年少时的旖旎岁月,已经过去近半个世纪。可当有人拿来一张他从未见过的林徽因的照片来请他辨别的时候,他仍会凝视良久,嘴角渐渐往下弯,像有千言万语哽在那里。最后还是一语不发,紧紧握着照片,生怕影中人飞走似的。许久,像小孩求情似的对别人说:“给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

兰若望:

太有道理了。
再加一条,我圈大多数人都已经死了(ಡωಡ)

画的热缩片w
临摹的太太的画
然而因为太大粘住了,就成了这个样子。
悲伤
@我很抱歉但是请阅读自我介绍!

【策瑜/13H】白露,回忆与秋天的探戈


#长篇先导#
#老夫老妻#
#策哥戏份多系列#

——始出严霜结,今来白露晞。

  也累了。
  孙策觉着这样也好。

  什么时候呢,忘了,他,翻手为云。他,覆手为雨,他俩也不从那叱咤一生的商场上退下来了吗?
  ……什么雨啊云啊,孙策打断自己频数越趋多的追忆。他家那位——临走前瞧了眼电视,把雨伞捎上了——不挎了个包出去买菜了吗?他俩,哦不,我俩在一起就好罢。

  周瑜默然看着一把年纪,还吃吃笑个不停的孙策,定是又想到什么以前有趣的事,他想不到,老了,索性不想了,幸亏,挑了一般如旧的笑。

  哎呀哎呀,孙策想,咋想惯例自嘲一瓜子,还生份了哩。 唉,说起他家那位,周公瑾,居然老了。和自己一般老了!不可能啊,想象不到啊!他现在心绪纷乱诶,难以一下说清楚。有那蓬勃的兴奋,恨不得穿回去,在年青的自己面前大喊大叫,喂,你看见没,你老了以后就这样!还有,还有你恋人周公瑾,他也会老!!!没见过吧?哈哈,我见过。  嚷完了以后就穿回来,气死猴!哈哈!也有些微的无奈何。怎么呢?再牛再哼,无论怎样难以描绘,年岁依旧乱窜,不会甘愿拘泥于人类敝仄的勾勒。
  孙策又哂笑,能蓬勃着着就可以。自己挚爱,不服儿是的,偏拗保持着以前的习惯,衣服是以前的衣服,鞋是以前的鞋,备的也还是黑伞,彩条都不带。就是扯闲天,也下意识的与人握个手。噫!以前以前,做什么总追求那些物质的东西呦!孙策心下不觉荒唐,取了个苹果开始喀滋喀滋削。嘿!我!适应的多快,也要试试登山鞋运动鞋,确实舒服。周公瑾,你输了吧,略略略!改天把你拽出去玩儿~去巴厘岛。让你见识,最美不过夕阳红。

  荒唐荒唐,周瑜悠游在超市中,不觉。蓝色的塑料筐中已经放了不少东西了。我为甚的要来买菜呀!抬腕看了看表,已是下午二点有半。便巡去蔬果区,余光眄到鸡蛋。想起孙策。
  春分那天拉他来立鸡蛋,立住几个带走几个。
  他就眼见着周围的人恨不得把鸡蛋磕在桌子上,眼睛瞪的浑圆,要将那死去的幼雏骨骼结构都凝成写实派一般。孙策还笑嘻嘻的和他打诨,拿鸡蛋的手微微颤抖。
蒙的一立。
四仰八叉一片,孙策的鸡蛋巍然屹立。
接着一群人盯得越来越牢,孙策的手越来越抖。
服务员快跪下来求他了,好说歹说将人劝走,吃了一周的鸡蛋。
  周瑜扑扑笑了起来,不知是否有苦中寻乐的意味呢?

  是白露,入秋申时。万里夕阳垂地,磅礴扬洒,浩气千里。尽然将光辉泻漫人寰。
  周瑜拎着塑料袋子,走在别墅区的石板路上,路长长的。走不到线的尽头了。于是就在前方晃出个人影来。依旧勉力挺拔腰躯,搭着的马尾,就算容颜些微老去也掩不住他盖世光芒。周瑜的瞳中倒映出他峭隽的模样,周瑜便笑。
  孙策见了,霍,他也开心的笑。双璧齐绽笑颜,倒也不敛当年风姿。孙策一挑眉,搭了个标准邀请的手势。周瑜心里应当清楚他要干嘛——就像先前的无数次一样。他收受微笑,把手提袋松到地上。向前別了几步,半抱住了他。然后,周瑜放心的想,把自己完全交给孙策。
  孙策有条不紊的带他交叉横走了几步,旋即转起圈来。手节和臂膀游离在他的腰胛,仿佛安抚的抚摸让他全身松快了不少。他费力的想着“蓬蓬|蓬得儿蓬”的节拍,笨拙的晃动自己的双腿。夕阳的余晖悄悄飘落在他的睫毛上,碎了一地微光。孙策瞟着,不禁有些失神。脚下也错了一拍。周瑜被他踩了一脚,给了他个恼怒的目光。欲拒还迎的向后退了几步,孙策噔噔噔追过去,委屈巴巴的牵起他。周瑜腹诽,多老的人了,还卖什么萌。他抽空关心了一下自己的老腰,然后毫不犹豫的就倚躺下去。虽然卡崩一声,但已经比预想的好过太多。更何况……
  如此亲昵的动作绝对给这个养生的时节添了一轱辘亮色,孙策的开心都要透过如何也混浊不多少的眸子劈头盖脸砸进周瑜的眼睛。
  就可以沦陷。

————————————————————————

周瑜:“孙策,跳探戈应该偏头的,不要紧盯着我看。”
孙策:“你好看。”
周瑜:(⁄ ⁄•⁄ω⁄•⁄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松子:

我想挂一下群里两个戏精



一切都不要当真【

emmm同班同好给安利的。
不得不说算好看的,而且人物貌似是全的。
有兴趣的可以去找一找丫_(:з」∠)_
【同好撇嘴:太难打辣太难打!!!】
游戏名:洛克王国【对没错我们一起回忆童年吧x】

【有感而发丧文】【日记体】见斯如面

啊,贾诩的忌日到了。
所以我脑洞一开有了这篇渣文。
日记体,于是文笔都丢了。【分明连日记体都不算
文和我的
考证了一番,但是我没有去过。
会有些不符合实际的细节什么的。
然后没有什么了,再补吧。
【自娱自乐,看着玩就好
【有后续
以下下下下下|























9:31

就是这儿了。

今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农历闰六月二十,庚丁酋年戊申月庚午日。我现标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尚集乡岗朱村内。刚坐了约40分钟的车来到这里。身着“奇装异服”,正恳切的拉着一位素稿又满面风霜的农妇问路。

“哎,大娘啊,请问贾诩墓在哪儿啊?”

“啊?贾诩?那谁哈?啥子贾诩伐?不晓得不晓得!”

农妇说完连连摆手,我一时语塞,那农妇倒接过话茬,絮絮叨叨下去。

“哎哟俺说你这姑娘家家的,穿这么奇怪,啥子事伐?外地的吧,还来这儿破地方找啥子……谁家……谁家的墓?哦,俺晓得了!你是来祭祖的吧,才穿这么花里胡哨的,你们家里规矩伐?哎哟!你家大的呢?小丫头一人不安全嚎!哎,要的……你几岁了架?”

我趁着那农妇停顿片刻,连忙插进话头去。

“嗯嗯嗯,那大娘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古墓啊?”
那农妇眉头紧皱,很是思考了一会儿。半晌犹犹豫豫抬起手指向一片地方。

“估摸着在那块儿有个墓吧……诶呀俺也说不好。”
“谢谢大娘。”
获得我想要的信息后我扯起牵绊的衣摆飞速跑了。
天知道我再迟了一会儿会被纠缠多久。

10:41
我就这样散漫的走了一会儿,倒是瞥见了一个影影绰绰的窟洞。我眼前一亮,那是此行的目的地吗?天色阴郁滑绸上树干瘪枯败的根根指天枝,是那儿吗?我朝那儿进发,沿途撷取了三两嫩葳蔻华。
偶遇一对路人,切受指点。

“古墓吗?在那儿呢,你走错了。看到没,那边。”

我颔首表示谢意。


11:41
我到了。
乌云遍遍的铺着,铺到尽头,粘染在地平线上。晕开大片大片的悲思。
我站直,垂手,看着这原野上的孤坟。天空高邈而又深远。我面前的墓碑上镌刻着我爱人的名字。我还有些呆愣。
那是……吗?
我最喜欢的人,我痛恋着的人。就在一隅僻境,一扑厚土下安眠。那块儿冰冷又余温尚存的墓碑是这么告诉我的,史书和恩师是这么告诉我的,世上知道、不知道的人,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他已经死了,他只是史册里的人物,他糟透了。

他死了么?

我从脖颈到尾椎的脊梁骨突然僵硬起来。他是谁啊?他是谁啊?这荒野之上,缄默的伫立着的灰白色卫士,怠惰的抖落他们烟色的叶片。天边乌云亦污,连绵作一壤,铺天盖地的压过来,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风敕敕地作响,挟来谰语。

“嘘___”

哦,“嘘___”。我便不作声。不知缘何,霎时,我心平气和而又心乱如麻。脑袋里面问题熙熙攘攘的挨着。“我在哪儿?面前的是什么?六尺之下,是否挚爱?他是谁?他死了么?如果他死了?我因何在此?”这些问题刁钻又刻薄。毫不留情的划伤在这无垠的旷野中子孓独行的我。我伤痕累累,感觉心脏被撕裂了,但不痛,真的不痛。就是有种被粉碎的破败感。一股暖流倏地在我周身游走。

对着他伸出手来。

触碰他。

你一切的疑虑将烟消云散。

就像,很久以前。

于是我痴魔的伸出手去,缓慢又决绝,指腹轻轻按压上石碑的表面。











见斯如面。










TBC.

珍馐一记
祸害社会【并没有】
p1舒城【不要问我为什么写个樱】
p2赤壁【策瑜大量葡萄是丕少(只是因为只有葡萄)】